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传媒扫描 > 2021年
 
【科技日报】金大鹏:不能让工程在自己手里耽搁了
2021-06-03|文章来源:本报记者 龙跃梅 通讯员 张 玮 |【
 
    

中国散裂中子源供图

  亲历者说

  2009年的时候,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东莞研究部副主任金大鹏开始参与到了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的研究工作,当时主要的工作场地是在北京。

  2014年3月,他来到了中国散裂中子源所在地——东莞大朗镇。他记得,当时雨下得比较多,工地上蚊虫比较多,“不知道是蚊子,还是虫子,反正一咬就是一个包”。

  这些困难,金大鹏并没有放在心上。作为当时工程的系统负责人,他一心扑在工程上,不能让工程建设在自己手里耽搁了。

  当时,摆在他面前的是,阶段性的人力不足。

  “在建设过程当中,任务上来特别急,这时候人手不足,压力就比较大。”金大鹏说,招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问题,但人招来了,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后面就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些人将来怎么发展?

  思来想去,当时就没招人。金大鹏跟团队说,团队现在处于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他也知道每个人手上的任务都很重,但这个时候如果招人了,将来大家的发展空间都会受限制。

  “当时,团队每个人手里至少要干两三件事,都不是打杂的事,都是重要的事。”金大鹏说,他们选择以时间换空间,加班就成了常态。

  金大鹏也身先士卒,一直与团队在一起,冲在前面,如系统中的快保护系统,它的原型机是金大鹏设计出来的,然后交给团队的人。

  在设备的调试过程中,也遇到不少问题。

  在快循环同步加速器部署的时候,因为准直器电机驱动线比较长,上下之间的距离有100米左右(一般来说30米就算长),这样就出现信号传递不正常的问题。

  团队人员来找金大鹏讨论。“也没什么好办法,光拍脑袋也拍不出来,只能对照英文手册一点点看。”金大鹏说。

  “看了原理之后,我就在上面驱动器这一端加了一个中继器,那边一变化,这边跟着变,这样就是一个快速的响应,问题就解决了。”金大鹏说。

  金大鹏还记得验收那天,他坐在现场,非常激动。“我从参加工程到完成验收,总共是9年多。很多老师参加这个工程有10多年,有的将近20年,个中酸甜苦辣,非常不容易。”金大鹏说。

  作为中国散裂中子源的参与者、推动者,他认为要实现科技自立自强,就要瞄准方向,打好基础,一点一点去做,需要集中精力联合攻关的时候,就联合攻关,不需要的时候,就把自己的事踏踏实实做好,提高自己的能力,为未来提供更好的支撑。

(源自科技日报2021年6月3日第5版 原地址: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21-06/03/content_469039.htm?div=-1)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790号-1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402500050
地址:北京市918信箱    邮编:100049    电话:86-10-88235008    Email:ihep@ihep.ac.cn